你的位置:首页 > 

2020-01-27

独家报道:  现在还剩下唯一的问题,就是布莱恩他们能不能逃出来。  “不要杀我,对不起,不要杀我……”  虽然只是一个称谓,但代表的含义颇有意味,杨逸心里暗叹了一声,咋就什么好事儿都能让他遇上呢。  没有接到电话之前,杨逸也不知道该去哪儿,所以他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转了一会儿,在一个工具店买了绳子胶带,然后开着导航直接把车开到了城外,找了个僻静地方把车停了下来。  所以这件事跟杨逸其实无关,但杨逸却还是替布莱恩做了,谁让他恰好遇到了这个机会呢。  要多事,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两个选择就在杨逸的一念之间了。  把人扔进后备箱之后,杨逸才开始在他身上翻找,拿出了一个手机,两个弹匣,一些现金,而且发觉那个男人在外套下面还穿了防弹背心后,杨逸没能发现更多的东西。  很快杨逸就做出了抉择。  杨逸嘴唇哆嗦的厉害,说话都不利落了。  将后备箱关上,杨逸进到了车里,调整了一下座椅和后视镜,他发动了汽车,然后把车缓缓驶离了停车位。  杨逸犹豫了一下,然后转身,慢慢的挪到了后备箱旁边,从车尾探出头看了一下后,回身对着就在他后面的中年人低声道:“你看到哪辆皮卡了吗?他们就在哪儿消失了,我从车里看的很清楚,我觉得他们躲到了车下面。”  “我已经赶到,但目标已经消失在了停车场里,他们应该没有离开太远,但行动已经彻底失败了,是,Sir,是,我明白了。”  当然了,杨逸也不敢就能保证警察不查他的后备箱,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万全的把握呢,只要觉得有成功的可能,而且几率不太低就行了。  “我明白,我挂电话了,我得躲起来。”  杨逸哆哆嗦嗦的道:“你是警察吗?”  杨逸惊慌失措的点了点头,然后他一脚油门,加速开到了停车场出口,出口哪里的警察只是从车窗里往里看了看后,大声道:“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人吗?”  杨逸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什么也没有发现啊,怎么了长官?”

独家报道:  就在这时,杨逸的电话响了,他拿起接通后,却听里面一个女人低声道:“喂,先生,你是遇到了危险吗?”  杨逸惊慌失措的点了点头,然后他一脚油门,加速开到了停车场出口,出口哪里的警察只是从车窗里往里看了看后,大声道:“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人吗?”  就在杨逸惊讶的看着布莱恩他们扔下的破车和那些警察时,一个警察拼命的朝他打着手势,在杨逸一脸莫名的放下了车窗后,那个警察看了看杨逸的车后座,然后急声道:“马上离开这里!从最近的出口离开!快!”  哼也没哼一声,那个中年男人趴在了地面上,晕的干脆彻底。  把人扔进后备箱之后,杨逸才开始在他身上翻找,拿出了一个手机,两个弹匣,一些现金,而且发觉那个男人在外套下面还穿了防弹背心后,杨逸没能发现更多的东西。  杨逸蹲在汽车旁边开始打电话,然后他正在焦急的小声说话的时候,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人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  “喂,警察局吗,听得见吗?喂!喂!我在西城阁商场的停车场看到有三个拿着枪的人,喂,听得到吗?这里信号不太好,喂,喂?法克!喂……”  现在还剩下唯一的问题,就是布莱恩他们能不能逃出来。  将后备箱关上,杨逸进到了车里,调整了一下座椅和后视镜,他发动了汽车,然后把车缓缓驶离了停车位。  杨逸犹豫了一下,然后转身,慢慢的挪到了后备箱旁边,从车尾探出头看了一下后,回身对着就在他后面的中年人低声道:“你看到哪辆皮卡了吗?他们就在哪儿消失了,我从车里看的很清楚,我觉得他们躲到了车下面。”  那个男人有些不耐的道:“FBI,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,是不是三个拿着枪的人,岁数比较大。”  杨逸犹豫了一下,然后转身,慢慢的挪到了后备箱旁边,从车尾探出头看了一下后,回身对着就在他后面的中年人低声道:“你看到哪辆皮卡了吗?他们就在哪儿消失了,我从车里看的很清楚,我觉得他们躲到了车下面。”  “不要杀我,对不起,不要杀我……”  杨逸掏出了手机,他拨通了911,等着电话里的提示音响起后,他开始压低声音急促的说话。  杨逸嘴唇哆嗦的厉害,说话都不利落了。  在觉得杨逸没有危险后,那个男人的眼睛已经离开了杨逸,一直在四处乱瞟,但是听到杨逸恐惧而着急的招呼后,他立刻单膝跪地,对着杨逸低声道:“他们在哪儿?”  “我明白,我挂电话了,我得躲起来。”

独家报道:  开车使出了停车场,杨逸还能看到大批的警车在赶来,但这一切都和他无关,他给警车让开道路,然后一溜烟儿的开上了主干道。  杨逸就是在报警,他真的拨通了报警电话,而在看清了拨打的号码,也听到电话里接警的警察在说什么后,那个男人才选择挂断了电话。  布莱恩没有受到CIA的追捕,却是被一群雇佣兵伏击,如果能从这个人嘴里问出来是谁指示的这一切,那陷害布莱恩的鼹鼠极有可能就找到了。  杨逸犹豫了一下,然后转身,慢慢的挪到了后备箱旁边,从车尾探出头看了一下后,回身对着就在他后面的中年人低声道:“你看到哪辆皮卡了吗?他们就在哪儿消失了,我从车里看的很清楚,我觉得他们躲到了车下面。”  杨逸惊慌失措的点了点头,然后他一脚油门,加速开到了停车场出口,出口哪里的警察只是从车窗里往里看了看后,大声道:“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人吗?”  哪个上来的男人也在打着电话,虽然他的声音压的很低,但是杨逸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他的话。  这是一次突发的危机,布莱恩他们三个人的身份很明确,三个白人持有武器,极度危险,警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封锁和搜索,还得把人疏散,他们那里有时间一个个检查汽车的后备箱。  哪个上来的男人也在打着电话,虽然他的声音压的很低,但是杨逸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他的话。  就在杨逸惊讶的看着布莱恩他们扔下的破车和那些警察时,一个警察拼命的朝他打着手势,在杨逸一脸莫名的放下了车窗后,那个警察看了看杨逸的车后座,然后急声道:“马上离开这里!从最近的出口离开!快!”  哪个上来的男人也在打着电话,虽然他的声音压的很低,但是杨逸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他的话。  杨逸目瞪口呆,吓得魂儿都掉了,他愕然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人,手机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。  杨逸连连的点头,然后他朝着眼前的男人猛然招手,低声急道:“蹲下!快蹲下!他们就在附近,你不要命了吗,快蹲下!”  就在这时,杨逸的电话响了,他拿起接通后,却听里面一个女人低声道:“喂,先生,你是遇到了危险吗?”  杨逸目瞪口呆,吓得魂儿都掉了,他愕然看着突然出现的中年人,手机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。  这是一次突发的危机,布莱恩他们三个人的身份很明确,三个白人持有武器,极度危险,警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封锁和搜索,还得把人疏散,他们那里有时间一个个检查汽车的后备箱。  警察果然没有检查杨逸的后备箱。  “是的,我听到了,先生,我们已经接到了报警获悉了此事,我的他同事已经赶到并控制了哪里,但现在你的处境很危险,请你尽快离开那里,在警察的指挥下有序疏散,如果无法离开,就请你找一个隐蔽而安全的地方躲起来,你明白了吗?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